古沈地名中隐藏的历史

发布日期:2018-11-07   作者:颍州晚报    来源:颍州晚报    阅读: 次   保护视力色:       

与交通有关的地名
    以桥为地名的村庄在古沈大地上最为常见。随着古代道路交通的不断发展,各种交通道路设施不断增多,故出现了大量与交通相关的村名。随着道路上架设的桥梁和人们为生产、生活之便而架设的桥日益增多,有人便近桥而居,久之形成村落。如三桥、杨桥、功立桥等。而部分村庄则是村里的富人、乡绅等捐钱建桥,解决当地出行问题,为后人称颂,故以其名或简称后缀桥字,作为当地地名。如李桥,就是清初乡坤李敖在流鞍河故道修3孔石桥,故名。
    冲,意为通行的大路,重要的地方,冲之要地,为交通发达的地区。临泉地区叫冲的地方不多,如土陂的李家冲、临泉城西的临泉冲等。
    埠,指停船的码头,靠近水的地方。明朝时泉河边临泉曾有几个村庄以此为名,但随朝代更迭,黄河洪水泛滥,河流改道,集镇兴衰,至今现并无几个村庄以此为名。如长官的下埠口村,靠近延河,原为埠口,后河道取直,现河道已经改道村庄北边,村庄也失去了原有的特色,但地名却一直保留下来。

与种植业和手工业相关的地名
    每个村庄都或多或少有人从事粮食作物的深加工和生活物品的加工,一些村庄从事手工业有所不同,从事规模大小也不同。许多村名就反映了当地在历史上曾拥有或现在仍然拥有的手工业,如油坊庄、塘坊庄、染坊庄、酒坊园等村庄,虽然今村庄不从事此类行业,但地名却保存下来,依然诉说着旧时此地的荣辉。
    园有三种含义,一、种植果蔬花木的地方;二、原指别墅游息之所,现指供人游玩、娱乐的公共场所;三、旧指历代帝王以及亲王、妃嫔、公主之墓。古沈大地的村庄多为第一种含义,如酒坊园、桐树园、杨桥的柿树园。部分村庄也会以姓氏前缀,如杨园、刘菜园等。
    棚,指用竹木搭成架子,上面覆盖席、布等做成的遮蔽风雨日光的东西或简陋的小屋。古时人多在路边搭棚进行简易的生活物品的交易,也有在家中为饲养牲畜而搭棚的。古沈大地以棚为名的地方并不多,如茶棚、谭棚。如茶棚,就因传说古时此地地势较高,村中缺水,居民在路边搭棚卖水而得名;而谭棚的临谭毛笔更是声名远扬。
    铺,古沈大地,称铺的地名很多,如大果铺、小果铺、牛药铺、药铺庄。这些村庄并不是古驿路上的驿站,而是普通的通商经商用的小店铺。这就要与阜阳颍上等地的铺区别开来,古代颍州陆路交通发达,几十条官道都从颍淮大地上经过,而铺作为信使的驻宿之处,是为官府所设的寄送传递之驿路中转站点。而古沈大地上的铺多为普通经商通用的小店铺,日久成村,保留至今。如大小果铺就是原两兄弟在此开果铺,为区分两店而唤作大小果铺以示区别,后来居民多在此定居,形成两个村庄。

以传说、神话故事和吉祥嘉言的地名
    千百年来,在古沈大地上流传着许多美丽动人的民间故事、神话传说,其中有些曾见诸经传和方志,有的是历代口碑相传,折射在自然村名上。如毛明寺,就传为明朝永乐年间,有一养猫奇异女子曾在这里居住,利用其拥有的道业和法术,帮助这里人们治病救灾。后来,乡亲们为了纪念她,为其建一寺庙,取名“猫女寺”。后因名不雅而改名毛明。还有流鞍河、葛陂湖等,都留下许多民间传说,为这些地名的由来增添了神秘色彩。
    以吉祥嘉言得名的村庄更加有趣,这些村庄原有自己的村名。但因人们文化水平提高,忌讳名字不雅祈求吉祥而改名。如长集,原名为塔集,传说因生意人忌讳而改为今名。在1982年地普后,也有部分村庄因此改名,如老集的杂毛营更名为五里营;黄岭的大鬼张庄改为大贵张庄。这些因此改名的村庄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与方位和姓氏有关的地名
    此类村庄在古沈大地上最为普遍,这多是因为当地最初的建村者或某姓氏族群在此定居而取名,如大张庄、韩庄等。有些村庄有两姓合名而得名,如韩杨寨、樊郭庄、孔李庄等。还有些村庄同姓且距离较近,在村名上会有新老、大小之分,这种现象在古沈大地上甚是普遍。其实这种现象不难解释,如该姓氏族在此建有村庄,但后代迁出新建村庄,在取名时为了与以前的村庄区分开,就会在名字前加新,而老的村庄前就被会加入老字,带大小的村庄同理,以此示两地区别,方便辨认。
    古沈大地上村庄名称千万,以方位取名的村庄甚多。其中东西南北中使用最多,如北李营、南张楼、东高庄、西郭庄。也有在地名前添加前后以示区别,如韦寨就有前后余营,单桥有前后刘老庄。更有甚者,在取名时直接加入斜、拐等字突出地方特色,以示区别。如临泉就有斜庄,让人感觉颇为有趣。

与生活相关的地名
    此类地名较为繁杂,如侉子,意指说话带很重的外地口音的人。在白庙就有一村名为侉子营。另古沈大地上也有以埃为尾的地名,埃原意为尘埃、灰尘,形容物体很小的意思。临泉境内以埃为尾的村庄多为方言靠近的意思,如大塘埃、大沟埃、港埃村,意为靠近大塘、大沟、港口的地方。
    如今新农村建设,某些自然村落消失,村名也经历着巨大的变化。此时,保护古村落的呼声应运而生,但是,保护古村落不仅仅是要保护“看得见”的古村落建筑,更要保护“看不见”的古村落文化。地名作为古村落文化的一部分,承载了多少代人的乡愁、记忆,其中含有的农耕意蕴,富有朴实的文化底蕴和思想内涵。地名作为古村落文化的文化符号,研究其地形地貌、风俗人情、人文传说后会发现,地名的由来与它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不仅体现着古沈大地祖先的生活智慧,也影响着新时代的地名命名。保护地名文化就是在研习我们的厚重历史,担起传承古沈历史的“重担”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