颍淮俗语小识

巧一帽头窝子

发布日期:2018-11-07   作者:颍州晚报    来源:颍州晚报    阅读: 次   保护视力色:       

从前,皖北颍淮农人戴的帽子,最常见的是草帽。它以麦草——小麦穗子下方一截秸秆为原料,掐成宽约一厘米左右的“辫子”;这样的“辫子”很长,一圈一圈上边压下边,连起来的圆形。帽檐向外扇,直径的大小不等。草帽可以遮阳,也可以避雨,阴晴两用。家家户户,都备有三五顶草帽。
    秋冬季,上了年纪的颍淮人,一般都戴“独噜头”帽子,头上一套,就行。色调以灰、黑为主,多以毛线织成。女性的“独噜头”帽子,颜色鲜亮一些,上面略有些花色,而没有更多其他的讲究。
    帽头窝子呢,就是头放进帽子里的那个小空间。它除了为头部保暖之外,还能当成一个小的容器,盛东西。农人下地做活,或者农闲时地头溜达,摘些绿豆,掐几把青菜带回家,都是一顺手的事。这些东西,放在帽头窝子里,正合适。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手里端着这样的帽头窝子,心里往往会萌生一种别样的满足感。那该就是知足常乐的乡村体验版。
    而颍淮人说起“巧一帽头窝子”的话时,神情也都是笑嘻嘻的模样。无论是他说人家,还是人家说他,一幅小满足、小快乐的温情小景,扑面而来。
    这里,重在一个“巧”字。颍淮老乡把它引申为意料之外的小收获,有点儿“无心插柳柳成荫”之意。酒桌上斟酒,一瓶酒的最后一杯或者半杯,颍淮人呼之为“发财酒”,寓意吉祥。但这一杯“发财酒”,临到谁,则没有定数;哪怕斟酒人“拿着细功夫”,也可能跟预设的对象有距离。因此,能临到“发财酒”的人,一桌子的人都奉承说,他这是“巧一帽头窝子”。
    由此引申开去。在路上,拾到了别人遗落的几块钱;买小东西时,对方算错了账,自己得了一点儿小利;原本没想得到的某个好处,末了竟然到手了……这些,在颍淮人看来,都属于“巧一帽头窝子”的事。
    帽头窝子就是个很小的空间,盛的东西很有限。即使一个帽头窝子装满了,又有多大的好处呢?就这,人就把“巧一帽头窝子”挂在嘴边了,而且还一脸的得意状。其实,这恰好与颍淮人憨厚朴实的性格相互印证——他们少有远大的生活理想,有的只是脸面前触手可及的小目标。哪怕只有“一帽头窝子”的意外好处呢,都够他们自我回味、自我满足好一阵子了。
    颍淮人还有一句话,“吃个蹦枣”,跟“巧一帽头窝子”的意思异曲同工。蹦枣,即是不知何处“蹦”来的一颗枣。其实一颗枣又有多少“含金量”呢?祖祖辈辈的颍淮人就是这样,把生活中的一点儿“小巧”、一点儿意外收获,都当成了快乐和满足的调味品,一种“小确幸”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